网站地图|登录|注册(注册送姓名印样!)

西泠印社

西泠印社

西泠印社

热门关键词:
访金印公园与金印[ 10-08 11:29 ]
这颗金印现被订为“国宝”级文物,珍藏在福冈县立博物馆;而被发现地则被命名为“金印公园”。
瞿启甲治印鲜为人知[ 09-15 15:15 ]
此印之作者,为中国四大藏书家之一瞿启甲。瞿氏治印,鲜为人知。
记王潜楼先生和西泠书画社[ 09-06 14:17 ]
在杭州的艺术社团除知名的西泠印社外,尚有一西泠书画社也是规模较大、影响较深的。
西泠印社社员画像(十三)[ 08-24 14:06 ]
西泠印社社员肖像印:孙其峰、俞建华、孔仲起。张耕源刻。
以印为号十八家[ 08-17 17:02 ]
余生于闽候,为寿山石之乡。弱冠负笈武林,居西泠之畔者四十余年。业医而性耽金石,嗜印入迷,因自号印迷。登安师闻而许之,并刻此为赠。 此壬子初夏之作,其时吾师春秋六十有八。廿年之后,摩挲手泽,思之怃然。领印后旬日,先生出一印相际,文日“印农”。余不知何指,相视良久。先生笑而自指日:“余以石为田而以刀耕之,遂号印农”。又告知:王福厂号印佣,唐醉石号印匠,均见之于谱。后余复查及魏稼孙号印奴,高野侯号印林,吴昌石号五湖印臼,赵古泥号印缘,乃举以告先生。先生闻而大笑日:&ldq
沙孟海先生鲜为人知的别署[ 08-07 13:59 ]
  沙孟海先生的治印署款,以文若、孟海、孟澥、沙村、石荒为多,偶署孟公、决明、兰沙、僧孚。 “孟公”见“沙文若玺”的署款:“己丑(1949)刻于小沙泥街寓居,孟公记”;“决明”为沙老归馆名,见“更世画”一印款记:“决明篆付更世自刻,乙未(1955)”;“兰沙”也为馆名,见为韩登安先生刻“韩竞私印”的题款;&ldq
钤印拾趣[ 07-13 10:10 ]
书画家陆抑非先生钤盖印章,往往用印规复盖第二次,他认为这样钤盖感觉“份量”重些,浑厚些,明显地填补了该处轻、空的弊病。 陆维钊先生钤印时,印面上的印泥根据需要,不一定全治上印泥,在钤盖时,也不一定上下摇动,钤盖的效果,除印面上本来的虚实关系外,钤盖的效果也有虚实的变化。 吴昌硕先生刻印前,先将印面磨成边角稍低于印面的船底形—一,这样镌刻出来的印章,钤盖时,要用刀按压,不须过分前后左右摇动,即能将整个印面平匀地钤盖出来。 韩天衡画就一幅兰花后,未带大一些的压角章,就将一方小印
吴颐人印随谈[ 07-07 10:57 ]
记得在庚子前后,有十七、八岁的青年吴颐人以及小于他三、四岁的陈茗屋、吴子建三人,先后出入于无倦苦斋。
西泠印社社员画像(十二)[ 06-19 10:33 ]
  西泠印社社员画像 张耕源刻 谭建丞 叶一苇 陈左夫 梅舒适 张寒月
足以推翻黄士陵“卒日”的两方印[ 06-08 14:57 ]
在近几年的报刊上,也多有关于黄氏“戊申正月初四逝世”的说法。这似乎是确凿无疑的定论了,我以前也如此想。
西泠印社社员画像(十一)[ 06-03 15:10 ]
西泠印社社员画像:沙孟海、刘江、郭仲选。张耕源刻。
八家印跋论八家印风[ 05-15 16:23 ]
    1972年,西泠印社忽抛售大批印章,泰半系童大年家物。余大约每旬一往,罄袋底所有囊石归。十月间,以二金购此石。审其印并款皆童氏所刻,余所得已多故未十分注意。冬闲时,细加洗涤,见石质莹洁似玉而又古意盎然,顶端镌薄意作盘螭形,通体无疵残,余已喜出望外矣。不意通读其款,原来前三面系西泠八家之钱松所刊。     第四面款及印面白文“西湖不厌久长看”,则系童氏所刊。据款:“裴子曩于北平得此石,惜叔盖原刻已磨去。今嘱篆仇山
刘伯年篆刻[ 05-14 14:33 ]
西泠印社社员,刘伯年篆刻。
记录总数:148 | 页数:1212345678910...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