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|登录|注册(注册送姓名印样!)

西泠印社

西泠印社

西泠印社

热门关键词:

足以推翻黄士陵“卒日”的两方印

文章出处:网责任编辑:作者:韩天衡人气:-发表时间:2015-06-08 14:57:00

黄士陵是清末的大篆刻家,惜乎生前并不如缶庐名声显赫。若日本1932年版的《日本书道全集·篆刻卷》居然还未辑入他的印作。可是,随着他的下世日远,其印艺在海内外的影响也与之日增,时至今日,黄士陵则是一位在印学史上不能不提,遗漏为失的大师级印人了。

“雕虫小技,壮夫不为”的陈腐观念,在印坛上是尤为根深蒂固的。诸如古来对印人传略,生卒的极端忽视即是一例。具体以黄士陵论,这位逝世于本世纪初叶的印人,何日是其忌日,在以前就是一宗悬案。陈茗屋兄潜心印学,尝于八五年有皖南之行,深入黄氏故里访觅旧踪、颇得新闻,作为此行的收获,他的《黄士陵家乡所见》一文发表于《书法》杂志1986年第一期。文中有价值地谈到黄士陵“在1908年,光绪三十四年,戊申正月初四逝世。”

在近几年的报刊上,也多有关于黄氏“戊申正月初四逝世”的说法。这似乎是确凿无疑的定论了,我以前也如此想。

 

 

然而,疑惑产生了。笔者于去冬得黄士陵真刻两方(见图版)印均应歙县书法名家方丈之请所作。石皆为寿山,大印则旧坑桃红冻,石质晶莹剔透,螭虎钮古朴壮迈,且是牧甫精心之制石质、钮制、铺刻三者俱佳,闲来摩挲,解乏消魂,诚可喜可乐事也。

 

 

此两印且有更可喜可乐之史料价值在。其边款两则均有刻制年月,一为“时戊申长至”,一为“戊申五月”。两印具署戊申,可以排除署年笔误的可能,证明这两方印的是刻于戊申年立夏时节。从而对黄氏“戊申正月初四逝世”的说法提出了挑战。

据此,我也曾赴黟县面询黄氏的第三代传人叶玉宽先生,当追询黄氏忌日的依据时,叶氏伉俪称,这是由回忆推测的,并解释说:“当时天气寒冷,好象是春节还未过完”。并非家谱上早先有明确的文字记载。这更动摇了“卒日”为“正月初四”的可靠性。

在笔者未获藏上述两印前,据所见各类黄氏印谱,知黄氏最晚所治印为“古槐邻屋”,此印刻于“戊申正月”。黄士陵的哲嗣黄廷荣在《黄牧甫先生印谱》跋中曾称其父殁于戊申。黄廷荣是其父丧事的直接操办人,故逝世于戊申说当可信。“方印丈育”两印的发现,则启示我们:黄氏的下世当在戊申立夏至除夕间。由于农历与公历的换算,1908年的戊申年,精确地说,当是公历的1908年2月2日到1909年的1月21日。这种精确的换算往往会产生许多新结论。如晚出于黄士陵十四年,且是逝世于1957年的齐白石,当是去今未远的事情。齐白石生于同治二年,农历癸亥十一月二十二日,按常理换算是公历1863年,“齐白石生于1863年”已成为衍用多年的定论。可是,这年的十一月二十二日,以公历精确换算恰恰不是1863年,而是1864年的1月1日。这是事实。故而在如今以公历记年时,齐白石的生年就无可奈何地给寿减一岁了。

遵齐白石例,并参以新出两印及其后人对时节的回忆,黄士陵既非殁于戊申寒意料峭的“正月初四”,当在同属寒意料峭的戊申岁尾,那末以公历换算之,黄氏或许是有寿添一岁一一殁于1909年1月的可能。诚然,这仅仅是笔者任性的推测而已。总之,“方印丈寯”两印的发现,黄氏的“卒日”复将成为一椿悬案则是肯定的。姑且录以备考。